当前位置:坑口新闻财经 → 美国工厂“迷路”特朗普重振制造业力不从心

美国工厂“迷路”特朗普重振制造业力不从心

2019-10-22 04:10:50来源:坑口新闻

两年前的七月,一个名为“美国制造周”的活动在白宫举行。当时,美国总统特朗普高度评价美国50个州的制造业高管,并将在未来6个月采取更多法律和监管措施来保护美国制造业。两年后,通用汽车关闭了工厂,48,000人罢工。与工会的拉锯战仍未解决。通用电气仍在与债务作斗争,不得不专注于20,000名员工的养老金。特朗普向美联储倾销萎缩的制造业时,已经证明制造业回归美国的结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。

“将军”麻烦

现在看来,美国制造业的复苏就像一个笑话。像纪录片《美国工厂》这样的故事在美国广泛上演。最典型的例子是通用汽车公司。9月16日开始的总罢工至今未能产生结果。工会和工厂持有自己的观点,并保持沉默。当地时间7日,48,000名通用汽车工人的罢工进入第四周,原因是工会和通用汽车仍未能就一份为期四年的劳动合同达成一致。

别忘了,特朗普还在叫嚣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时候,通用汽车已经犯下了“逆风犯罪”,关闭工厂,解雇工人,刀和刀插在特朗普的心里。两个月前,特朗普还批评通用汽车缩减了在美国的制造业务,使该公司在底特律三大汽车公司的总员工数中垫底。彭博报道称,自2018年底以来,通用汽车在美国的时薪员工减少了约4000人,降至10年前的水平。

通用汽车公司在这里忙于与工会打交道,损失越来越大。那边的另一个老工业巨头也没有改善。负债累累的通用电气公司不得不以员工养老金为目标。当地时间周一,通用电气(General Electric)发表声明称,将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公司负债,包括冻结约2万名美国工薪员工的养老金,并补充约700名员工的养老金计划。

根据通用电气的计划,这些措施将使通用电气的养老金缺口减少约50-80亿美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养老金计划是通用电气最大的债务负担之一,到2018年底缺口为270亿美元。

即便如此,华尔街并没有收购正在努力减少债务的公司。摩根大通分析师史蒂芬·图萨(Stephen tusa)上周五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提到,通用电气航空部门发布的增长率明显低于普遍预期,对通用电气当前股价的支持也较少。值得注意的是,航空部门一直是通用电气的亮点,通用电气在大多数部门都举步维艰。因此,许多股东认为航空部门代表了通用电气几乎100%的价值。

制造业的困难

通用电气或通用汽车只是美国制造困难的一个例子。一个更广泛的信号是制造业pmi正在发出警报。本月1日,美国供应管理研究所(American Insitute of Supply Management)公布的数据显示,9月份美国采购经理人指数大幅跌至47.8,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,并保持在50点关口以下。不言而喻,美国制造业的萎缩加剧了。新出口订单指数仅为41,为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。一系列数据发布后,美国股市遭遇大幅下跌。2日,三大股指累计下跌逾2%。

这些数据就像打特朗普的脸。特朗普的第一反应是找到一个“替罪羊”。美联储似乎是最好的候选人。“正如我所预测的那样,鲍威尔和美联储让美元如此坚挺,尤其是相对于所有其他货币而言,以至于我们的制造商受到了负面影响。”在特朗普看来,美联储将利率维持在过高水平,导致强势美元伤害美国工厂。

但是在智者的眼中,没有必要多说谁对谁错。美国银行全球经济主管伊森·哈里斯反驳说,所有这些的最终原因是紧张的国际贸易形势。美联储行动太慢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。美联储从未像现在这样行动如此迅速。布里克利咨询集团首席投资官彼得·布克瓦也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,贸易不确定性正在导致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制造业陷入衰退。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今天在《北京商报》上告诉记者,美国制造业没有成功回归。短期而言,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两个月低于繁荣-萧条线,显示出收缩迹象。这是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和外贸纠纷导致投资者信心减弱的影响。然而,延长时间表将显示,特朗普上任以来,已采取放松政府监管、促进传统能源产业振兴和传统制造业振兴等措施,试图重组美国经济。虽然有很多噪音,但效果不是很好。

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(bea)统计,2018年美国私营生产部门的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7.9%,低于2008年的20.3%,但私营服务部门的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9.9%,为危机后最高水平,2008年仅为66.2%。其中,美国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占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1.4%,与2016年的11.1%和2017年的11.2%基本持平,但仍明显低于2008年的12.2%。金融保险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.4%,明显高于2008年的5.9%。

然而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洁也提到,虽然大家都在说美国制造业出现衰退迹象,但如果剔除历史数据,基本上是一种波动,确实有下降趋势。然而,很难看出这种下降是一种持续的趋势。因此,很难看到制造业发生根本性变化,主要是因为经济基本面在起作用。

特朗普输了

对特朗普来说,今天的结果就像一张改变方向的成绩单,表明制造业复苏失败。底特律河边,一栋栋破旧的房子里杂草丛生。这座被称为“汽车之城”的城市在2013年随着汽车工厂的撤离而破产,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城市,当时底特律负债超过180亿美元。

作为密歇根最大的城市,底特律的经历已经成为美国“锈带”经历的缩影——传统制造业在全球化、自由贸易和全球制造业竞争中的优势越来越小。俄亥俄州、宾夕法尼亚州、密歇根州、伊利诺伊州、威斯康星州和其他地方正在慢慢被遗忘。

幸运的是,特朗普的当选唤起了人们对“铁锈地带”的希望。举着“让美国再次强大”和“让制造业回归美国”的旗帜,商人特朗普被蓝领工人提拔为总统。数百万工人因为工厂和他们身后的家庭的关闭而失业,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,并且似乎有可能找到像大衰退前那样的工作。

事实上,早在奥巴马时代,他就呼吁振兴美国制造业。2013年,美国总统办公厅、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和国家高端制造项目办公室联合发布了《国家制造创新网络初步设计》特朗普上台后,“制造业回归”的口号再次被提及,但特朗普的方式却大不相同。

孙立鹏表示,特朗普利用更多的贸易压力迫使其他国家提高劳动力成本,如美国-墨西哥协议,但这一措施难以奏效,因为它违反了经济法。目前,美国没有相应的政策,制造业中的许多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,包括传统制造业向劳动力成本低的国家转移,成本优势逐渐弱化,以及工会制度等美国国内商业环境的影响。尽管有争议,工会至少是美国制造业复兴的障碍,削弱了美国传统制造业的竞争力。

这篇文章来源于今天的北京商业

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,请访问金融网站(www.jrj.com.cn)

  • 上一篇:长三角铁路明天迎来中秋客流高峰 预计将发送旅客285万
  • 下一篇:科学家揭示了当你饿的时候为什么不应该做重大决定
  • 新闻

    栏目资讯

    推荐